您的位置: 万宁信息网 > 娱乐

法国里昂全世界当代舞展演出窗

发布时间:2019-11-25 06:54:44

  法国里昂 全世界当代舞展演出窗

  当代艺术与投资   罗苑韶

  2008年里昂舞蹈双年展以“回首前进”为题,艺术总监盖·达马特(GuyDarmet)企图跨越当代舞发展,系统整理出一系列经典舞码,也可说为当代舞蹈写历史。里昂舞蹈双年展长达25天,共有来自19个国家、42个表演团体,在里昂和周围城市总共22个场地,演出165场表演。这是法国规模最大的舞蹈节,已经举办25年,其重要性受到国际专业人士肯定。

  为舞蹈节操盘的达马特志在为当代舞确立经典舞码,“回首前进”是迈克·海杨(MichelHalletEghayan)1984年舞蹈作品名,应邀在2008年重回舞蹈节演出。又如多米尼克·巴古埃(DominiqueBagouet)旧作《柏林断章》由年轻舞者和前巴古耶舞者一起演出;卡森(CarolynCarlson)名作《蓝色女子》交由一男舞者重新诠释,都是在确立经典舞码的同时,让演出者赋予新精神。舞蹈节另可见元老级编舞家,不论是欧洲的林克(SusanneLinke)或美国的哈普林(AnnaHalprin)皆是推动当代舞蹈发展不可或缺的一员。

  要挑选一段时间到里昂,却成了难事。里昂舞蹈双年展在最后一周时间里,举办舞蹈专题研讨会“聚焦舞蹈”,成了另一个聚焦。我注意到专职外销法国文化的Culturesfrance特别安排外籍专业人士对法国舞蹈创作现貌做一综览,于是我选择跟着“聚焦舞蹈”的行程,横扫最后一周的压轴节目。他们包括知名自身编舞家作品,如玛姬·玛汉、普雷里卡西(AngelinPreljocaj)、新锐青编舞乌兰登(RachidOuramdane)和阿布·拉格(AbouLagraa),另外是新鲜正起步的舞团:法布斯·兰博(FabriceLambert)、皮埃尔·里加尔(PierreRigal),以及嘻哈得正点愉快的Accrorap舞团(Accro法文有上瘾的意思)。此时,Accrorap舞团编舞卡德·雅图(KaderAttou)正好获得喜讯,文化部公布钦点他接任拉罗谢尔国家舞蹈中心总监。

  里昂舞蹈双年展

  嘻哈舞进主流

  “嘻哈”在法国舞蹈界有大团如蒙塔沃·艾维尔舞团维护,引进在作品中与其他舞蹈类型揉合并用。另在法国大巴黎地区已有苏伦斯(Suresnes)市举办的舞蹈节,作为嘻哈舞蹈展演平台。卡德·雅图得以进入国家编舞中心,显见法国正视此舞蹈类型已成一股主流,并鼓励协助发展。

  卡德·雅图个人编舞及参加演出的《我们的小故事.com》受邀到里昂舞蹈双年展,这支舞作2008年1月已先在苏伦斯舞蹈节发表,此回在里昂北城郊,一个摇滚味十足的另类表演空间“跨界”演艺中心(LeTransbordeur)演出。舞台底端有一跨越舞台两侧的绳索,如同晒衣绳,挂着衣服,从左至右缓慢移动。舞台上没有其他固定道具,舞者偶尔抬出沙发、脚踏车、气球,搭配演出。另外,制造神奇效果的道具,则是以遥控指挥的小型机械。

  五名舞者在简单的舞台上旋转、翻滚、跳跃,呈现出来的活力街舞嘻哈有接续韵律感。每个舞者陆续发表一段言词,叙述小时候的经验,挑选的片段没一定原则,与父亲的经验、亚洲母亲的训词、或从小就矮小、一直都小个儿等等。Accrorap舞团以轻盈的韵律感呈现嘻哈舞,一段沙发舞,众舞者从固守定点出发,陆续作不规律的跳跃方向,在炫技之外,随机线条让编舞增加许多灵动。整体舞作有一致性,不至沦为众舞者斗舞。

  舞者为影音多媒体环绕

  本届双年展有多支男性编舞的独舞作品,先从乌兰登的L'A舞团《远方》一作谈起。乌兰登近年来接受里昂歌剧院芭蕾舞团委托编舞,算是青年辈受到注目肯定的编舞家。他担任独舞的《远方》一作涉及的时间、地域广阔,身为阿尔吉利亚移民第二代,乌兰登的父亲投效法国军队曾经参与印度支那战争,然而“战争”却一直是家里的禁忌话题。乌兰登到越南旅行三个月,期盼回溯父亲当年足迹,他在当地采集相关故事,拍摄的纪录性影片后来也使用到舞蹈作品的舞台装置里。

  开场时,乌兰登一个人在舞台上,跟观众眼光同向,听着他母亲的独语。所有故事从此开始,母亲叙述的家族故事从北非开始,父亲从阿尔吉利亚到法国到越南、又回到法国,战争、残酷、死亡是什么?乌兰登仅能间接从母亲那儿听来一二事。只见乌兰登在舞台上自行操控开关钮,控制合成器声控。他或拿着麦克风喃喃自语,在舞台上零星圈起如水洼式的装置中走来步去,偶尔舞动一阵,有时拿起麦克风唱歌。舞台内侧有一投影银幕有时是风景片段、有时是不同人的自叙言语,文本在此作占据重要地位。乌兰登提出认同的问题,他不想给立即的答案,却是试图呈现认同的多面向、多元性,提出质问的人必须透过个人追寻,在地域、历史文化等传承中,确立自我认同。

  在乌兰登放映的越南故事里,我们透过影片,看到一老人说法语,叙述他那一代受法语教育,熟悉伏尔泰、兰博等人的诗,他随之朗诵了一段。然后接着说,今生最大的遗憾便是从没踏上法国的土地。

  “远方”是他方还是家乡?乌兰登在简单和充满科技感的舞台上,透过多媒体、个人叙述吟唱等方式,像是由他担任主持人,邀请多位来宾,一同叙述在远方,与认同有关的故事。舞蹈作品注重内容省思,和形式表达,跳脱传统舞蹈思考舞蹈动作、舞者与空间关系等。

  另外,24岁的法布斯·兰博也以独舞现身舞蹈双年展,他目前创作计划是依每一字母定出的主题分创作26支舞作,而每支舞作又可分开演出。他安排二支演出,分别是《A(抽象)》和《G(重力)》。法布斯·兰博在《抽象》里,全裸开场,慢慢穿上衣服后开始跳舞。他一身白,周围仅有黑色,在简单的灯光设计下,舞者不做大动作移动,主要以上半身动作为主。从空无一身,到自我宇宙中悠游自在,主题和表现皆抽象。

  独舞《重力》一作则有很有趣的视觉经验,观众渐渐发现舞者在舞台上的动作和银幕影像相应和,互动式地板回应舞者动作,投影在银幕上,在舞台上创造出另一个世界。令人看到法布斯·兰博在操弄视觉影像上有相当敏感性,期待他运用幻觉,在舞台上制造更多的视觉惊奇经验。

  古老哲学或城市生活都可进创作

  “最后分钟”舞团总监皮埃尔·里加尔创作、场景设计及担任演出的《压迫》,从伦敦首演后至里昂,至今已排定到法国其他城市、德国、澳大利亚等地巡回至明年5月。皮埃尔·里加尔身着一般上班族西装,刻意凸显城市居民在现代生活里的普通和普同性,然而每个人如何妥协各自的复杂心思呢?他在一个四周封闭空间里,仅放一盏灯、一只椅子,想象力在这个小小箱型空间迸发,渲染给每一观众。

  现年33岁的皮埃尔·里加尔曾是400公尺竞争选手,他顶着经济数学和电影双学位,摄影报导作品曾获奖──可见其大胆尝试的个性!

  优秀舞者阿布·拉格创立舞团“巴哈卡”(LaBaraka)已有十年之久,如果说他的舞团名声还没远播,他的编舞功力却已受肯定,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便曾演出他的作品。

  阿布·拉格在里昂发表的新作《水意》,是一支双人舞,由阿布·拉格和他的妻子担纲演出。在里昂歌剧院小厅演出,场景除二块地毯,还有一四方水塘。《水意》创作概念来自11世纪波斯哲人,阿布·拉格有意质疑时光流逝、生命的短暂喜乐和死亡将近等人生哲学。概念发想十分抽象,先见二名白衣舞者分别在二地毯上跳着相同的动作,然后有双人舞,动作方正理性,给人秩序的感受。二人分别进入舞台一侧的四方水塘,湿漉漉地走出水塘后,一前一后在同一地毯上有节奏较紧凑的双人舞,展现生命力和热力。简单的舞台上,透明水塘成为主要场景道具,舞者在接近表演后段时,尽情泼洒水,水向空中四溢的弧线,成为场景延伸,也为前排观众带来“湿意”的惊喜。

  里昂舞蹈双年展

  故事叙述可浪漫可抽象

  无法错过,普雷里卡西芭蕾舞团首演新作《白雪公主》是里昂舞蹈双年展一压轴重点,26名舞者的大型制作,同时邀时尚设计师高缇耶(JeanPaulGaultier)负责服装设计,顿时成为焦点。普雷里卡西坚持浪漫芭蕾路线?以舞剧型态挑战家喻户晓的故事,他的确在古典浪漫中放进当代舞蹈元素,难怪纽约市立芭蕾舞团总监马丁斯在今夏访巴黎时,强调一向坚持保留古典芭蕾动作,唯独对普雷里卡西舞作例外,可见普雷里卡西成功为芭蕾注入当代性,获得肯定。

  《白雪公主》舞台先是简约,像是雕塑作品的道具背景让白雪公主在转身间长大,又接着搬出舞会排场,让观众在简单灯光、道具背景中,细细品尝高缇耶服装设计:女舞者上身以缠绕带状装饰裹出身材,男舞者则是蓬袖、紧下身,有着浪漫王子气息。舞会一景颇有古典芭蕾类型的姿态,舞者两侧排开,然后轮流到中央位置跳舞。

  纯洁的白雪公主身着白色舞衣,两侧全开,腿自腰部以下全可见。她的舞步重视表现情感,举手抬足之间多有层次,情感丰富。而后母角色是普雷里卡西在本舞剧中处理重点,她着黑色服装与白雪公主相反,服装设计重视凸显性感气质,故事也强调后母自恋、不愿放弃女性性感特质,不惜牺牲女儿。高缇耶的服装设计引发许多争议,正反意见并陈。他在白雪公主和后母二个主要女角身上,着重镂空裸露,白雪公主舞衣两侧全镂空,一反众人对白雪公主纯真纯洁的既定印象;后母全黑镂空的舞衣活像性感内衣,黑夜带点邪恶的形象倒是很贴切角色。

  接着我们可见写实的舞台,弥漫着童话故事气氛。编舞叙事性强,故事缓慢推进。男女主角双人舞在无声中进行,气氛迷人。而白雪公主在吃了毒苹果倒下后,生母扮演守护天使的角色悬空而降,轻轻抱起白雪公主离地一公尺后又放下,这一景又轻又重,美丽如画。

  舞作长一小时五十分钟,普雷里卡西表示:“大家都熟悉白雪公主的故事,这让我专注对付身体、能量、空间、以及角色型塑等部分,让身体透过舞蹈得以超越。”采用马勒的音乐,普雷里卡西试图以一曲当代浪漫舞剧,创造成人童话感动人。

  《白雪公主》已排定到巴黎、普罗旺斯、蒙贝里耶等等法国16个城市,及捷克、罗马尼亚、葡萄牙等国首都巡回演出。

  对于普雷里卡西从传统中求变化,在编舞界叱吒近30年的玛姬·玛汉则完全相反,玛姬·玛汉的几个近作有远离舞蹈动作的倾向,她在寻找“未来舞蹈”的形式。此回在里昂舞蹈双年展演出的《Turba》创于2007年,取材自公元前一世纪卢克雷斯(Lucrèce)作品,玛姬·玛汉对其中“万物生於混沌混乱”的概念为之着迷,企图在目前担忧并避免混乱的世界里,以她的方式呈现混乱和创造的起源。舞者在本作中,以表演的形式念词、换装,主要动作是从舞台后方走向前方(及相反方向)。舞者持道具、或演奏乐器,从头到尾没有舞蹈动作。舞台场景效果十分戏剧化,从等待开幕一池哗啦啦流水,经过方正排桌,到天地翻覆,桌子倒置堆叠,场景装置迅速变换一下倒转舞台气氛,舞台场景表现甚是成功,整体表演较像一般认定的戏剧演出。《Turba》历经5个月时间排练,和众舞者决定角色呈现、练习台词发音,甚至在希腊演出时尝试以希腊文发音,舞者们都很投入。而观众对这样的舞作总是有两极化反应。

  玛姬·玛汉是个表里如一的创作人,诚恳面对自己和作品。她许多年前旧作持续在全世界巡演,她明知那一类作品好卖,却选择新的发展,她说:“我不想做重复的事,总是不断问自己:这么做是基于容易、还是必须?”这个不断对自己的创作提出问题的艺术家,注定先人一步。她毫无惧色,她很清楚,《MayB》(1981)当年也承受许多压力,观众难接受,目前却成为当代舞码一经典作。玛姬很肯定自己的路。

  作品大相径庭的普雷里卡西和玛姬·玛汉,二人中有一共同点,他们的父母都是外国人,普雷里卡西父母来自阿尔巴尼亚、玛姬·玛汉则是西班牙;其他如乌兰登、阿布·拉格和卡德·雅图,都是阿尔吉利亚移民、出生在法国的新生代,让我们看到,法国当今文化新面貌取自综合文化进而产出丰富性。

  2010年将是达马特最后一次担任舞蹈节总监,舞蹈节持续鼓励创作,提供舞台,多年来陆续引进除了欧美以外的不同文化舞蹈:印度、南美巴西、中国、台湾、新加坡等等;又试图跨越时间,规划出当代舞经典作品,穿越时空,让里昂舞蹈双年展确立实至名归的重量级地位。

民生舆情
租房知识
民生呼声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